无标题文档
 

探寻安仁龙市地名之谜
伍安生    [2020-11-18]

我于1959年出生在安仁县龙市乡田心村伍家湾,父亲青年时期当过乡村教师,后来任县委秘书、地委干部。我兄弟三人,从小跟随父母来到郴州。1966年底,受文化大革命影响,母亲带着我和哥哥、弟弟回到了老家。

我家住在伍家湾的享堂里。这里原来是个祠堂,是供奉伍氏祖宗牌位的地方。前有一块禾坪,两个庭院,十几间房子,土改后分给了三户人家,我家是其中之一。禾坪左边是一间侧房,外面有一条水渠,里面有一个闸门,装有一台水力碾米机,偶尔有人挑着稻谷来碾米。

我和哥哥、弟弟在田心小学读书,学校旁有一口水塘和一棵枫树。放学以后,我们有时会去田里捉泥鳅,去田心湾、萝卜洲、虞家湾一带打猪草,还会去杨柳村、龙家湾、金钩湾、白鹭塘、亭子坪、造福冲的亲戚家玩。那时候我们还小,不懂益相方言,到过不少地方,从未想过这些地名有何来历。

伍氏享堂位于龙家湾以北一公里许,东有龙头脑、为公坳,南有龙家湾、玉峰岭,西有黄龙江、田心湾,北有学堂湾、下谭家。细细思量,这些山岭、村庄的名字耐人寻味,每一个名字都弥漫着扑鼻的书香。

放学以后,我和哥哥常去“为公坳”砍柴,从家里出发,东行两三里,便到了山脚下。为公坳的南北两端都是山连山,海拔约400米,山体舒缓而深邃。太阳西斜时,我俩便在山腰的“尖石头”旁停下,赶紧砍几捆茅柴就回家。遇上礼拜天,我们就和小伙伴一起去拾干柴。在拾柴的间隙,我们沿着山路往上跑,攀岩石,钻山洞,摘野果,穿过“泉水井”,争相登上山顶,大声呼唤:“风啊风啊呜喂!”、“风啊风啊凉快!”好不惬意!

回家路上,伙伴们仍然余兴未尽,一路有说有笑。而我对“为公坳”的名字挺好奇,却又百思不得其解。直到2009年,当我看了父亲编的《益相史话》,才知道这山名的由来:原来因为山体圆韵方正,中间一条直谷,自顶至脚划成两半,宛如一本翻开的巨著,似有天下为公的气度,便取名“为公坳”。

小时候,我最爱看“为公坳”的日出。每当晴朗的早晨,太阳就会从山顶冉冉升起,染红了满天朝霞;有时候,我多么想到山的那一边去看一看,去感受一下大山的伟岸和神奇!

伯伯家住杨柳村,这里与茶陵接壤,村旁有一条自北向南的古驿道,相传是秦代所修,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,历史上这里发生过多次战斗,叶挺率北伐战争“独立团”、朱德率湘南暴动起义军曾从此经过。

有一次,天还未亮,妈妈要和村里的大人进冲背树,顺便带上我和哥哥去感受一下冲里的气氛。我们从伍家湾出发,沿着古驿道到达杨柳村,与路遇的村民汇合。

我们走出村口,过了一座桥,上一个坡,便进入一个狭窄的山口,迎面吹来阵阵冷风,眼前仿佛有一堵墙,定眼一看,原来是一座陡峭的悬崖,令人不寒而栗。旁边的大人说,孩子别怕,这是龙头脑,龙头脑全是岩石,石头掉不下来;有的人接着说,这条龙来自东海,岩石里边还有一根金扁担呢。

我将信将疑,继续往前,路过一个古亭,爬上一个山坡,就到石冲水库了。此时天已大亮,水库波光荡漾,山野里升起几丝炊烟。沐浴着初升的太阳,我们在大山里尽情地穿行,看到了古朴的房屋,见到了热情好客的山里人,尝到了清香美味的野菜糍粑……

龙市人喜欢龙,从古驿道进入龙市地界,龙头脑、为公坳、笔架山一字排开,延绵十余里,恰如一条长龙,气势恢宏,蔚为壮观。于是,龙市就有了“龙头脑”、“龙口潭”、“龙形岭”、“黄龙仙”、“黄龙潭”、“黄龙冲”、“黄龙江”、“黄龙桥”、“麻龙江”、“碧龙寺”、“盘龙庵”等一连串关于“龙”的名称。后来,龙氏祖先来到玉峰岭下定居,数代繁衍,便出现了一个“龙家湾”。龙市因为“龙”而得名。

龙市古时候又称益相。现在的乡政府后面有一座海拔200余米的山峰,因圆润如玉,便取名“玉峰岭”。北宋时,岳麓书院、石鼓书院的影响,这里建了一座书院,名为“玉峰书院”。南宋时,江西庐陵人士周必大慕名来此游学,后中进士,入朝为相,封为“益国公”。淳熙年间,周必大退休后又来此讲学,与龙市结下不解之缘。所以,龙市方圆数十里便名叫“益相”。又因这里的“龙”多,又故称“益相龙”。

自古文人喜山乐水。龙市四面环山,田野空旷,山川绮丽,流水潺潺,风景优美,引来无数文人墨客。玉峰岭左携为公坳,右拥笔架山,山虽不高,贵为宝玉,书香四溢。有佚名者辑《益相上垄八景集句》赞誉:“天外三峰削不成,凌云健笔意纵横;山呈好画当书案,座右题铭律后生。”“玉峰青山上朱栏,泉带松声出谷寒;常爱此中多胜声,秋风一曲入琴弹。”这诗情、这画意,走遍天下名山大,唯我龙市独有!

1975年初,我和哥哥从郴州高中毕业,作为知青下放到峰南村白鹭塘。期间,我在峰南小学当过代课老师,那时学生没有书包,老师生活清苦,经常吃南瓜。有一次,学校组织师生进山摘茶子,我们沿笔架山的石砾寨上山,这里山路崎岖,峰回路转,越往高处走,山势越来越陡,山峰越来越多,举目望去,那一座座青翠碧绿的山峰好似一个个矗立的圆柱。校长介绍说,这一带叫柱固团村,因群峰如柱而得名。

1976年底,我离开龙市去参军,退伍后随父母在耒阳工作,很少回安老家。后来,我老家伍氏享堂的房子拆除了,但父亲对家乡的情愫越来越浓,退休后长期住在安仁,有时住县城,有时住龙市亲戚家,一门心思搞调研,找资料,编史志。我每年都要抽空回安仁看望父亲,看看龙市的变化。2013年7月,我和公司领导一起来到石冲村,看望年愈八十的父亲,此时他正在“合江口”维护“桃源福地”石刻。

石冲村是一个偏僻山区村落,位于“茶安”大山脉中段,东靠茶陵的群山峻岭,南临本乡柱古团和排山乡的大源、大石林区,纵横数十里。2001年,国家投资修路,在“合江口”右方的陡坡中,挖出一块石壁,石壁上镌有“桃源福地”四个楷书大字,苍劲有力,凿纹清晰,完整无缺。石壁长360公分,高160公分,字体见方80×60公分。究竟是何时何人之佳作,不得而知。

无独有偶,在“桃源福地”石刻对面,我们还看到另一块高80公分、宽40公分的石刻,上书“黄龙”二字,载明刻制于南宋淳祐丙午腊月1246

据了解,石冲村最早叫“黄龙村”,山涧溪水在这里汇合奔腾直下,经“黄龙潭”、“黄龙冲”流向“玉峰岭”、“金钩湾”、“铜壶坝”、“萝卜洲”、“下谭家”……,名曰“黄龙江”。至此,笔者似有所悟,透过两块石刻,我们似乎找到了揭开龙市古文明的密码,看到了隐藏在地名文化背后的玄机,安仁龙市地名之谜即将揭晓。

自古以来,虽然地名就是一个符号,但不同的地名有其特定的文化内涵,是有灵魂和生命的。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神龙市位于茶、攸、安交界之处,古驿道经杨柳村、燕子窝、伍家湾、龙家湾、虞家湾、亭子坪穿境而过,原住民为避战祸大多逃往别处,这里几乎成了无人区,宋代以前无史可考。“龙市”从何而来?只能从“黄龙”石刻和现存族谱中寻找答案。

“黄龙”石刻刻制于1246年,龙市现有53个姓氏,较早落籍龙市的有欧阳氏(965)、伍氏(1272)、虞氏(1281)、蔡氏(1368)、龙氏(1370)、谭氏(1379)、张氏(1380)等,可以推断,“龙市”一词或许在南宋初期就出现了。

南宋初期(1110),战乱刚刚平息,朝廷委派官员镇守边塞,休养生息,开荒种地,有组织地实施移民,有的依山而居,有的择水而栖,熟悉周边环境,这里经历了一次较大规模的地形勘测。

在先期到达的住民中,不乏文人墨客、饱学开明之士,他们从空旷的田野走向茫茫林海,给所有的山岭、村庄贴上“标签”,有的以动物命名,龙凤呈祥,于是就有了 “龙头脑”、“凤形山”;“龙头脑”即龙首,“为公坳”、“笔架山”一语双关,皆为龙身、龙尾;“玉峰岭”圆润如玉,“黄龙江”环绕而过,恰如“双龙戏珠”,由此派生出许许多多的“龙”,这里便成了龙之家族,“龙市”一词最受百姓喜爱,沿用至今已有千年历史。

此外,在这上千年的历史中,龙市还从四川、江西、永州等不断进入新住民,渐渐形成了53个姓氏家族,如伍家湾、造福冲、田心湾、下谭家、龙家湾、金钩湾、虞家湾、铜壶坝、段家湾、曾古屋等地皆以姓氏、地形、寓意命名,在龙市其他山岭、村庄还有许多有趣的地名,只能顾名思义,不一一列举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龙市历史上经历了两次意义深远的更名:

一是南宋时期,一代名相周必大曾两度来过龙市,其影响力极其巨大,后来龙市方圆几十里都叫“益相”。至今,围绕周必大为何而来,为何而去,是否来过,以及独特的“益相方言”、“益相文化”,大家还念念在慈,争论不休。确实,“玉峰书院”倒了,仅有的线索就是族谱,1300年前,首次出现“益相”一词。再有,周必大与茶陵进士欧海是同窗好友,其中之谜有待进一步探寻。

二是桃源福地。翻开龙市历史,出于多种原因,这里经历了多次更名。时下,为迎合旅游开发,昔日的石冲村又更名为“桃源福地”村。需要指出的是,恰恰在南宋(1127-1279年)朝政较为安定。“黄龙”石刻刻制于1246年,与之毗邻的“桃源福地”石刻出自何时何人,笔者去过秦人的桃花源景区,两者是否存在关联,亦需进一步研究,待见分晓。

总之,龙市是一块宝地,一块福地。生我者父母,养我者家乡的土地。我虽然身在外地,但时常怀有感恩之心,想为家乡的建设尽一点绵薄之力,希望苍天有眼,能得到贵人相助,相信龙市必将迎来崭新的一天!

    (本文点击数107)
.

白沙信息管理中心版权所有 地址:湖南省耒阳市白沙路1号 邮编:421800
电子邮件: WebMaster@chinabaisha.com
湘ICP备10202670号   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3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