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 

我的启蒙老师
唐爱军    [2019-9-4]

    我脑海里时常有一副亲切的面容,犹若我故乡粉粉的桃花,总给我难以忘怀的美感,也让我沉醉于童年的回忆。于是,那清新纯洁、那稚嫩无瑕就好像清清的流泉,在我的心灵里滋润出无涯的缤纷和艳丽,竟使我的生命都变得亮丽透明起来了。

  有时,我很为这种情绪惊讶,然而又拂之不去,且日益积淀成一缕深切的怀恋。

  这源于我的启蒙老师。

  我的启蒙老师有一个十分动听、十分美丽的名字:胡桃芳。

  因而,每每忆及我的老师的时候,眼前就会有一片青翠的桃园,一片芬芳的桃花,一群嘤嗡的蜂儿。我不知老师的名字是否源于桃花,或是桃园的诗情和画意。我只知道桃花仙子的传说曾深深地感动我的童年。我只知道在我读小学一年级时,老师时常是浅红色的上衣、淡绿色的裤子,辫梢上扎一个红黄蓝紫四色的蝴蝶结,白皙的脸庞上呢,又时常有两朵淡淡的红晕映衬着黑亮的眼睛,扑闪扑闪,仙子般漂亮。那时我年龄尚小,只会回家时对母亲说胡老师可好看了。真的,可好看了。

  我想,那时老师给我的视觉感受,就是一颗诗画的灵魂,从而在我人生的起点上给了我美的启迪,并使我对美好的事物和人生充满了向往与渴望。

  老师那时20岁出头,待我们总像大姐一样。一次课间嬉闹时不小心踩了老师的新鞋,我赶紧蹲下去擦老师的脚面,并且惊恐不安地等待着老师的训斥。但老师没训。老师赶忙拉着我去洗手。我的小手在老师那轻轻的揉搓中比先前还要白净。我清晰地记得,老师的手是那么轻柔;我清晰地记得,老师看我时的目光清亮而又温柔,甚至有一种母性的爱怜,让我至今难以忘怀…… 

 

   有一天我生病没去上课,这夜,老师从学校到家看望。老师就坐在我家晒谷坪旁那棵枣树下。那夜的月光皎洁,水银般洒在老师身上,很美。老师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额头问长问短。我感到一种清脆有声的慈祥流出她的指尖,又在我的心底流淌,粼粼的,清清的,暖暖的……给我一片安谧和明净,一种融融的感动,那时,我真想轻轻地叫一声大姐。 

 

   那时读书我最怕的就是拼音,对z、c、s与zh、ch、sh的发音我总分不清。那天下午老师说:“唐爱军,你放学时留下。”同学们都走了,老师就坐在我的对面,说:“跟我读:z、c、s。”但我读出来的仍然是zh、ch、sh。于是,就有了一种深深的羞愧。我不知自己的舌头为何这般地拙笨。渐渐地就不高兴。老师笑着对我说:“别急,多学习两遍慢慢就会了。

 

    你看着我发音时舌尖动作。”于是,我看到了老师夸张的口型,那洁白的皓齿间,灵巧的舌尖翩翩地“舞蹈”起来,伴着这“舞蹈”的是悦耳动听的音符。一遍,两遍,三遍,四遍……老师终于纠正了我的发音。

 

  那天,我又蹦又跳地回家时,我感到天边的落日就像桔黄的蛋糕一样散发着甜香,我感到我就像小鸟一样要飞起来了,有种身轻如燕的感觉,有种天地无限宽广的感觉。

 

  我总想找回这种欢快的体验,总想在我已经成熟的季节里重新品味这种至真至善的情感,这种至纯至美的拥有。而且,在我女儿读书时,又多么希望她也能有一个让她一生都难以忘却的老师。我上小学二年级时,老师调到别的学校去了,后来,我家因农转非搬迁随父到了煤矿,也离开了故乡。算来我已有40多年未见老师了,但老师的音容笑貌却镂于我的心灵而清晰如昨。虽然,老师在我的记忆中不曾有轰轰烈烈的业绩,但正是她那平平常常的挚爱真情滋养了我的心灵,让我时常地怀念……

 

 

    (本文点击数357)
.

白沙信息管理中心版权所有 地址:湖南省耒阳市白沙路1号 邮编:421800
电子邮件: WebMaster@chinabaisha.com
湘ICP备10202670号   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39号